山鹰与骏马相遇,秘鲁名曲与中国民乐交融

_____秘鲁当地时间1115日晚,秘鲁里卡多帕尔玛大学孔子学院成立8周年庆典活动在里卡多帕尔玛大学CCORI WASI剧场成功举办。

_____国家一级演奏员、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中国民族管弦乐协会会员、东方歌舞团二胡首席杨军教授作为本次庆典的神秘嘉宾也登台献艺。杨军教授用秘鲁名曲《山鹰之歌》和中国传统二胡名曲《赛马》征服了在场的所有观众,赢得了经久不息的掌声。

_____主持人介绍完以后,在台下观众如雷般掌声中,杨教授手拿那把跟随他三十年辗转大江南北海内海外曾演出上千场的二胡,神采奕奕走上台来。他温文尔雅、含蓄内敛的气质与低调朴素的二胡相得益彰。落座、正姿、调琴,修长有力的手指行云流水地拂过琴弓。灯光打在他身上,镀上一层皎洁的光晕,人随琴动,微微仰头,神色静宁而安详。

 

_____《山鹰之歌》是秘鲁家喻户晓的名曲,更被联合国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它宁静、深邃、高远,还有一点淡淡的渴望自由的忧伤。当古老的东方二胡演绎着古老的秘鲁民歌,这不仅仅是中秘文化的互鉴更加是两国民心相通的华章。古老神秘的旋律从杨教授的指尖缓缓流出,清澈,高远,空灵缥缈,那是苍鹰展翅高飞,翱翔在安第斯山脉;哀怨,苍凉,丝丝缕缕,欲断又连,那是英雄仰望苍鹰对自由和独立的渴望;欢乐,明快,风风韵韵,那是印第安人载歌载舞对胜利的欢庆。里卡多帕尔玛大学的声乐教师MARIA真诚地说:“中国的乐器演奏《山鹰之歌》另有一番韵味。这是我听过最有感触的一次演奏。感觉就是热浪之中沐浴到自然山野中那一股清凉的风,就像饥渴之中喝到山间清冽的甘泉,让人心境明朗,神清气爽。”

_____《赛马》乐曲是根据蒙古族民歌创作而成,清脆而富有弹性的跳弓,欢快明亮的快弓,强弱分明的颤音,描绘了蒙古族牧民欢庆赛马盛况的情形,展现了一幅生动热烈的赛马场面。无论是气宇轩昂的赛手,还是奔腾嘶鸣的骏马,都被如山川起伏变化的悠扬旋律以及如瀑布“飞流直下三千尺”的磅礴气势表现得惟妙惟肖。

_____音乐一起,刹那间一片哗然的剧场变得安静下来。随后,热烈奔放的琴声骤然响起,犹如千军万马,奔驰而来。杨教授一改入场时的沉稳,整个人焕发出热烈欢快的神态, 左手在琴杆上上下移动,仿佛在跳琴弦上芭蕾舞。右手有力的运弓,仿佛要把心中的雀跃迸发出来。整个人完全沉浸在悠扬起伏的乐曲中,宛如自己就是蒙古草原那达慕上的赛手,随着激扬的琴声,跨上战马,飞扬而起。台下观众跟随这快乐激越的旋律,来到了一望无际辽阔壮美的草原,蓝天白云,翠色欲流,一碧千里。草原独有的馥郁清香扑面而来,骏马驰骋的疾风在耳边呼啸而过,牧民热情喜悦的笑脸在眼前不停晃动。在乐曲中间,杨老师创造性的运用大段落的拨弦技巧,形象逼真的“的的”马蹄声飘然而至。一位孔院学生说:“中国的艺术家真了不起,可以弹奏出这么传神马蹄声。”接近尾声时,曲调急促上扬,骏马的嘶鸣响彻整个剧场,好似跑到终点的赛马选手高傲地骑在马上猛然勒紧缰绳,奔马奋蹄而起仰天长啸,对空嘶吼。当观众还在沉醉在激烈的马蹄声中,心随骏马飘然远去时,琴声戛然而止。瞬间,整个剧场空气凝滞,观众沉迷在赛马场上无法自拔,片刻之后才如梦方醒般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_____演出结束后,许多家长和学生纷纷走到后台与杨教授合影留念,有些学生甚至激动地拿起二胡有模有样地拉起来。他们不停地向杨教授询问《赛马》乐曲中的马蹄声和嘶鸣声是怎样发出来,怎样能学好二胡。许多家长也纷纷表示愿意让孩子跟随杨教授学习二胡,他们说:“二胡是中国传统的民族乐器,是中国优秀文化的象征。虽然身在国外,无不渴望自己的后代能够学习和传承中国文化。”孔院的学生纷纷向中外方院长表示希望孔院能够开展中国传统乐器的课程,强烈要求杨教授能够到孔院来授课。“天下无不散之筵席”为期三个月的志愿服务期在忙碌和充实中转瞬即逝,杨教授也将于近期回国。面对如此之多的中外学生渴望求知的眼睛,杨教授内心激动无比,中国传统民乐受到如此欢迎,不仅不枉此次志愿之行,更是此番文化交流的圆满体现。

供稿 韩冰